http://www.cqmngm.com

救救古建筑,趁它们还没彻底消亡

救救古建筑,趁它们还没彻底消亡 原创: 居家必备的 Discovery探索频道



长期居住在城市中的人们,

见惯了高楼大厦、霓虹千串,

宁可蜗居斗室,也要紧握繁华。

步履匆匆之间,传统的事,

似乎早已没人关心了。

而那些曾经盛极一时的绝美宅院,

不是颓垣断壁,便是荒草丛生。

悲哀呀,假如我们任由这文明的载体,

孤独地消亡在喧嚣的历史里,

有朝一日,在精神的故土上,

或许,我们终将无根可寻、无家可归。


赣东抚州,江右古郡,人送美名“才子之乡”。自唐宋时起,这里就孕育着发达的农耕经济,明清以来,更是形成了极具特色的地域文化——临川文化。

即便你从未到访此地,但你一定听说过临川才子王安石与汤显祖的大名。如今,当世人皆惊叹于乌江之畔的“千古第一村”——流坑时,却忽略了抚州境内日渐破败的众多古宅。


正如黑格尔所言:建筑是凝固的音乐。散步在抚州各地的古村落,恰如一段段无声的旋律,勾勒出往昔的繁华与昌盛:空间序列,木石结构,飞檐翘角,浮雕壁刻……无不记录着宅邸主人的传世家风。


然而,当年轻人纷纷涌向城市打拼,只留这些老房子在原地凋敝时,以往充盈其间的欢声笑语,也都在转瞬之间化作乌有。


我们应该拿这些老房子怎么办呢?就算你明知它是历史的见证、文明的载体,但随着时间的迁移,人们的生活方式早已发生了巨大的转变。大到快捷高速的地铁、琳琅满目的商场,小到家门口的便利店、卫生间的抽水马桶,人人都想要过上像样的现代生活,但老房子又怎能满足这种种需求?


说到底,无非是两种选择:一个是彻底推倒,完全忘掉它们存在过的这段历史;另一个则是努力留住这些文化遗产,但却必须尽可能地保留其本质。如果要留,就要面对一个问题:怎样使这些古建筑真正获得重生?


对于有些人来说,擅自更改古建筑的形态,就意味着摒弃传统。但你永远无法强求人们停止追寻更好的生活,如果我们不对这些建筑物做出改变,那它势必将失去房屋原有的功能——居住。

如何用一种全新的方式,挽留住几代人的历史记忆?江西抚州籍民间文化遗产保护者马达东的办法是:拆旧房子,建新房子。


让我们将时间推回到廖坊水库开修之际,彼时,抚州境内6个乡镇、39个古村落行将淹没于深水之中,那些屹立了长达400多年的老宅子,面临着被整个推倒的危机。


为了尽可能地保护这些古建筑,马达东动员人手,将古宅的木石部件一个个小心拆除、整装打包,运往仓库存储。随后,一个契机,让这些封存已久的老物件,开始重新焕发生机。


通过与国际知名设计师合作,一栋栋崭新的宅院在上海闵行拔地而起,与之相伴的,还有马达东从淹没区抢救回来的上千棵古树。古宅古树,相映成趣,在这个一味求快的时代中,传递出一种恒久之美。

如何根据新时代的要求,去重新打造古宅的结构,同时尽可能不改变宅子的原本个性?这些古韵犹存的新式院落,在涅槃重生中,找到了答案。


这种独有的建筑之美,不禁令人想起梁思成和林徽因于《平郊建筑杂录》所写下的句子:“这些美的所在,在建筑审美者的眼里,都能引起特异的感觉,在‘诗意’和‘画意’之外,还使他感到一种‘建筑意’的愉快。”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,仍能体味这种愉快,无论多艰难,都值得!


大树生长了上千年,宅子也立了数百年,如果我们只能在博物馆中感受它们的气息,未免太过遗憾。毕竟,对于房子来说,有人居住,才是延续生命的最好方式。


“人因宅而立,宅因人得存。人宅相扶,感通天地。”当老房子不仅能满足居住功能,还能承载美与文明之时,人们定然会走近古建筑,重新审视自身与历史的关系。

就连今天国内最具人气的古镇——乌镇,在历经翻新之前,也不过是陈丹青口中被世界遗忘的“炊烟缭绕、鸡鸣水流的地狱”。改造后的乌镇,既有现代的宜居、又有古镇的恬淡,实现了真正的重生。

如今,每当假期来临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赶往山水之间,住一住焕新的老建筑。这些经过翻新的老宅院,电力、网络、地暖、卫浴一应俱全,难道我们能说它们因此就丧失了老宅的灵魂吗?当然不。


因为居住,才是赋予老宅新生的关键。尤其是当我们看到年轻人也如此喜欢老宅,并乐于住在其中,更应该感到欣慰。在未来,我们的子子孙孙将会从这些建筑中读懂历史、体悟人生。

本期互动

这世上有恢弘壮丽的史诗建筑,

也有深藏民间的沧海遗珠。

关于保护民间古建筑,

你有什么好办法?

请在评论区畅所欲言

点击阅读原文,观看《美成在久,树宅相守》,领略老宅新风。

阅读原文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cqmngm.com/ssrd/32.html